发布时间:2011年08月10日 11:56进入复兴论坛来源:深圳特区报

  我并没有去这家唱片公司报到,因为马上就要过春节了。我努力了几次,才拨通了一个电话。这次与前几次的结果一样,在我颇有些紧张的期待中,女主人落雪并不在家。我提前约了周月。周月并没有答应我,说她父亲可能要来。如果不来,她再呼我。

  除夕夜,我是和小阮过的。我们自己动手,鸡鸭鱼肉地忙活了不少菜,酒的品种也很齐全――白酒,啤酒,果酒,应有尽有。吃饭之前,我们还兴高采烈地放了电子鞭炮。

  过完节后,我去唱片公司报到。第一个见到的是曾子。他是个浑身上下都洋溢着热情的家伙,很有艺术家的范儿。如果他蛊惑你去做什么事儿,相信他会做得到。自然他说话的频率是很快的,脸部表情也极为丰富夸张。他喋喋不休地向我叨叨半天,我好像只记住了一句话:听高潮说你很有才,到了这儿,准会让你人尽其才。

  与其说我到唱片公司工作,不如说是到一个音乐工作室。曾子便是这工作室的头儿。曾子便带我去了他黄村的家,他向我介绍了很多文艺圈的人。

  在罗音的柔逼利诱下,曾子、水玛丽和我开始为她的新专辑忙碌起来。我们在为罗音和新专辑定位后,便由我执笔有关的宣传文案,水玛丽负责各种媒体联络。曾子负责约歌、选歌。当然他也要写歌。我也领了歌词的任务。

  水玛丽曾在电视台干过,好像还做到了制片主任,所以她和媒体的关系是比较熟的。为了像模像样地做一个企划,我向她索要了一份记有大多数媒体联系人和方法的册子。尽管她一再声称这是她的个人关系网,是她的宝贵财富,但最后还是忍痛给了我一份。

  我去找程功,约他为罗音的新专辑写歌。本来还无精打采的他一下子就来了精神。

  “小菜一碟。”程功轻松自信地说道,“哥们儿随便溜达出来的曲子,就绝对好听,流行。”

  我倒也确实比较喜欢听他的歌,所以对他的言过之词也并不在意。只是叮嘱道:“要用心些,一出手就要打炮。懂吗?”

  曾子的信心往往来自别人。在得到我的肯定之后,他便财务部、办公室、影视部上蹿下跳,柔情万种地演唱,直到所有人都说好听好学,他才回来,教他的红颜知己水玛丽一起演唱这首情歌。直到我告饶地恭维他俩是当之无愧的金童玉女才罢。也就是说,专辑的主打歌已经提前确定了。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